地下车库五个流浪汉

嫩绿的爬山虎藤蔓在游廊上肆意的铺散开,已经有小小的新叶片长了出来,衬得这一条游廊一片新绿。只是在夜里,虽然有灯火,却也看不清这些爬山虎生成什么样子。坐在游廊中,四周风嗖嗖的吹拂着,依稀可以听到爬山英国老头nigel cabourn虎的叶片生长时的脆响。
不是在胜利宫专门招待贵宾的宴会大莲花被老爷厅,更不是皇帝的私人饭厅,而是在雄鸡老店!
不仅仅是雄鸡老店,而且还是雄鸡老店内最清凉,也可以说是最风凉的游廊上!这种地方在夏天的夜里举办酒会是极其惬意的,但是在主动在桥洞下找流浪汉寒冬刚刚过去,春风还冷飕飕的好像小刀子扎人的季节在这里宴客,多少就有点故意折腾人的味道。
帝国的皇帝陛下,就是在雄鸡老店一条湖滨的游廊上摆下了酒宴,招地下车库五个流浪汉待难得离开圣辉大教堂一次的教会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图卢。这里面朝大湖,大风呼呼的吹过来,吹得人浑身冰冷,换了一个身体弱一点的,可能会被大风活活吹死。
皇帝可不在乎这点风,他有着强大的斗气修为,更是身体健壮得和兽人没什么两样,大冬天的寒风都不会让他打一个喷嚏,就不要说眼前这点飕飕的小风了。
端着一个来自敦尔刻港的新鲜牡蛎,皇帝慢条斯理的在牡蛎上挤了点地窖里存下来的新鲜柠檬汁水,无比享受的将冰冷的生牡蛎倒进了嘴里。滑腻的牡蛎在嘴里还在慢慢的蠕动,那种新鲜的特殊滋味让皇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看,多新鲜的牡蛎啊,看看这鲜嫩的须子,还有这蠕动的牡蛎肉,太美味了!”皇帝殷勤的将一个牡蛎用纯金小刀撬开,笑呵呵的塞进了坐在他身边的图卢大主教的手里。
图卢大主教的脸都发绿了,他死死的盯着皇帝,无数次的诅咒着这个该死的野人皇帝!
大主教的年纪和皇帝差不多,甚至可能比皇帝还略小了几岁。但是大主教自幼修炼的是教会的神术,那是纯精神方面的修炼,他的肉体很孱弱,甚至比寻常的同龄的老人更加孱弱许多。
平日里图卢在圣辉大教堂养尊处优,像今天这个时候,他应该坐在自己温暖的寝宫内,在锦缎的簇拥下,享受那些娇美的女教一家三代用过奶奶士为他送来的香喷喷的小牛肉,喝着暖烘烘的杜松子酒。酒足饭饱之后,他就可以在几个女教士的陪伴下,在诸神面前做一次虔诚的祈祷,然后就可以沐浴更衣,在美丽的少女教士的陪伴大爷上来玩下进入梦乡。

战争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