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下沙便宜的鸡在哪个区

葛凯琳是刘妈自小伺候大的,绪祥虽然不解刘妈的话,还是快速去伙房取来个细瓷小勺。(未完待续) 等绪祥回到屋里,刘妈已经坐到炕上葛凯琳被窝里,她自己靠在靠枕上,葛凯琳倚在她怀里,除了脖子以上露在外面,葛凯琳身子盖得严严实实,下巴挨着被子的地方,垫着一块帕子。
刘妈一手抱扶葛凯琳,一手抚顺葛凯琳的头发,嘴里像哄孩子一样说着:
“哎哟,五小姐真是长大了,老奴都有点抱不住了,今天还早,太阳还没有出来,要不老奴该说,五小姐快起床了,一会儿老和尚亲手做的素餐没五小姐的份了。
不过尽管时间还早,五小姐也该吃点东西,昨儿个五小姐就没吃东西,今儿个再不早点吃,待会儿该没力气出去玩了,咱先喝点蛋花汤暖暖肚子好吗?”
说着,刘妈接过绪祥手里的细瓷小勺,就着绪祥端着的汤碗,把小勺在汤碗里稍浸,舀了一勺底的汤,抬手把小勺靠近自己鼻子,深吸一口气道:“嗯,真香,今天换了一个花样做汤,味道和以往不一样,来,五小姐尝尝。”
然后又把小勺放在葛凯琳鼻子底下,慢慢地来回晃动,像是在引诱一个馋嘴的小娃子。
晃了几个来回,刘妈再把小勺往下挪,轻轻碰葛凯琳嘴唇,接着哄:“五小姐想不想喝呀,要是想喝就张开嘴,不过咱得提前说好,不能多喝,省得等下小肚子撑着,又要难受。”

喜剧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