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活动
张望:我只是踏踏实实做事
作者:
时间:2018-10-24
来源:


宁波考工记,一家以“科技与文化跨界创新的践行者”为使命的公司。在2015年、2016年间,这家公司参加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均获得了总理的接见。

互联网、房地产、新材料、电动汽车……进入这些行业也许需要更多的知识、资源和能力,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真的是“可望而不可及”。考工记则不同,这家公司的创业故事中,心酸、选择和难题都离普通人那么近。和我国无数中小企业一样,这家公司通过自身团队每年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获得了良好的发展,也将创新精神传播给了更多人,让更多人获益。“双创人物风采录”采访组采访张望,这位今年刚刚四十岁的创业者时,发现与互联网上那些动辄融资上亿、风云际会的故事不同,考工记的创业经历和企业发展历程没有如大家热衷追捧的关键词,而我们能从中感受最深的,就是踏实这两个字。

走出体制,我不会后悔

2007年,张望从澳大利亚回国发展,他来到宁波发改委下属的宁波国际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工作,并于2008年被派往宁波科学探索中心,负责展示建设。

2011年,宁波科学探索中心建设即将完成,张望和他的团队却面临着由技术变为管理的重要转型。“我的专业是城市规划,但我即将要从事的却是一份管理工作。”作为全国首家以“探索”为主题的大型互动体验式科普场馆,张望和其他的核心团队成员一起,为宁波科技馆的设计、建设投入了大量精力。“在这个过程中,我对科学普及、科学教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张望说,比起管理一个科技馆来说,他们更愿意建设一个科技馆,这个过程更有趣味。张望花了大量时间、精力去学习、实践,“当时我们一共六个人,是核心技术人员,一起去做科学探索教育。”

张望说,“我们看不惯天下的科技馆千馆一面。我们就是想做创新设计,做出不一样的东西。”张望介绍,当时请了全世界最顶级的公司帮助宁波科技探索中心作设计。“中国人比外国人差在哪里了?我们难道就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展品吗?” 张望说,他们带着这样一个愿望,希望能够走出一条创新科学普及之路。这一年,张望他们在宁波成立了考工创意记产品创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工记)。

那么当时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比如已经有客户了?

“没有,有的只是一腔热血啊!”张望这样开着玩笑,爽朗地大声笑起来。“其实只是觉得自己有点能力,做成了一些事情,又有些想法想做点事情罢了。”从那以后,设计、建设科技馆成为宁波考工记的一项重要业务。此后,团队又承接了浙江慈溪科技馆的运营业务,这也是全国第一个公办民营的科技馆。

找到方向要感谢一个人

“当时手里有点钱,想法比较天真,觉得咱们先把这个事情干起来,事情不干、只研究,也不知道市场是怎么回事。有大半年的时间是在找方向,几个方向再试,包括我们也考虑做科普玩具。”张望称,在决定从事科普之路前,他遇到了一个人,从而确定了企业的方向。

他口中的这个人是李象益教授,我国鼎鼎大名的科普泰斗。李象益曾任中国科技馆馆长,国际博协科技馆委员会副主席。2013年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有“科普界诺贝尔奖”之称的“卡林伽”科普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

通过和李象益教授的接触,张望对创造力教育有了更深的认识。去寻找客户、找工厂、去市场看,最后才确定以创新设计为核心发展科普教育。张望相信,能够获得良好效果的科普工作不单单是攒一些炫酷的产品、讲授一些科学知识那么简单,而应该系统性的研究。考工记也通过中科院深圳分院、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北京师范大学一起进行基础研究,不断开发出适合青少年科学普及教育的产品和业务内容。现在,张望团队有三个主要业务,第一是科技馆和儿童科技乐园的设计和设备制造,第二是儿童科技创造力教育,第三是科技馆、博物馆的运营管理。

“我们这些年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创新设计。”张望说,创业的过程并不容易,科技馆建设、运营的项目也是一个一个的“死磕”下来。张望介绍,如果说科普场馆的建设、运营是一个行业,考工记在行业内可以说名列前茅。

2014年,考工记与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一起承接了中科院与德国马普学会联合举办的科学隧道展。考工记负责的“纳米”展区所用的成本不到德国同行同样面积的三分之一,但其互动展示效果却令一直以精工制造自豪的德国人竖起了大拇指。这套展览最终被国家纳米科学中心永久收藏。

“我们的利润率并不低,但是利润的绝对值很低,”张望介绍,初期一年可能制作一个科技馆设计的项目,100多万对于当时小规模、只有十几个人的公司来说,也算不错。“但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不稳定,我们费尽心力、找世界顶级的设计公司联合,很多涉及国内当时没有,但是我们做出来了,几年以后全国很多地方的科技馆也会用。”张望说,这也迫使他不断寻找更广阔的发展。

创业最重要的是吃苦

创业中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

“吃苦。”

这个问题双创人物风采录采访组问过很多创始人,唯张望的回答最简单。

“我认为企业生存期和发展期是一个伪命题。我觉得生存和发展是一直在一起,没法做一个时点上的划分。”回顾企业历程,张望2011年开始创立企业,2012、2013年一直都在亏损,2014年止损期,2015年开始盈利,这两年考工记加大了对外投入,利润额又开始下降。“我们这两年发展很快,业务品类、员工数量、规模都快速增长,很多时候企业只有靠发展才能生存。”现在,考工记从几年前的6个人,发展到了三家分公司,近100名员工。

在科技馆的相关业务虽好,但是大多需要招投标,有时候甚至要和十家企业一同竞争一个项目,并没有那么稳定,规模化也并不容易,“这样是逼着我们找新的方向,我们开始自主投资儿童科技馆,还有关注儿童科技创新教育。”张旺介绍,儿童创造力教育,主要是培养儿童的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包括知识和能力的学习。2015年底,张望清醒地意识到,今后科技馆的发展一定是展览与教育活动同步进行,并把第一年一半的盈利拿出来投入到教育培训活动研发之中。现在,考工记通过和中科院深圳分院、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北京师范大学合作,研发最基础的儿童创造力标准,并且把它开发成系列的课程。

对于儿童创造力教育,张望说,我觉得科技教育大的趋势不会变。尽管科技教育没有获得像语数外那么多的重视,但推动它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我们还是顺势而行。”

选择做了就要做好。

在张望看来,儿童创造力的培养本质是培养创新精神,而创新精神贯穿人的一生。大多数科技课外培训以知识、动手技能教授为主,而创造力的核心是社会价值的体现。源动力是进步感、价值感,学校和社会上的机构,讲授的课程往往是满足了进步感,而忽略了成就感和价值感。“我学这些东西,是为了满足高考的需要?还是为了我以后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在张望看来,创造力培养不能忽略本质而只追求结果。自2015年起,考工记进入儿童培训领域,在考工记上课的孩子大多会一直学习2、3年,考工记也会鼓励孩子参加一些竞赛,把孩子做的东西申请一些成果,比如专利、软件著作权。“虽然创造力和年龄没有必然联系,但是知识的积累却是创造力的重要维度。”在去年举办的广东省青少年小院士活动中,考工记选送的5个孩子全部入选“十佳小院士”。尽管成绩很好,张望仍不无遗憾地说,但是作为一个市场产品,创造力课程的定位客群很窄。“可能大家大多回去学语数外,年纪越大的孩子,上科技兴趣班的越少。”

如何发挥人的价值

与其他有着明确产品的企业不同,考工记的产品和服务依靠更多创新和创意来实现。在我国的商业环境中,似乎产品、实物更好确定价值,而人的想法、人的创意往往不好定价。对于初创时期的文创企业,如何发挥人的价值?

“我们体现最大的价值是团队的价值,团队的创新能力很强。”在考工记,收入最高的不是初创人员,而是设计师和规划师。好一点能拿到几十万,一般的也有十几万,在当地属于比较高的工资水平。核心人员都有股份。“我们愿意让有能力的人获得和他能力相匹配的收益。”张望这样说。此外,考工记尊重员工的想法,每个人的想法被充分重视,甚至都能实现,这样就能留住一些和团队适合的人。合得来、留得下、融得进的团队就比较稳定、高效的团队。现在的年轻人希望做的这些事情有挑战。如果一个企业都是循规蹈矩做事情,年轻人觉得没意思,就不愿意做。

创业必谈融资,好像是现在一个默认的规则。张望则不这样认为:“融资的问题本身不是企业的必经之路。有些企业保持企业的稳步发展,不一定需要外面的钱。”在前几年,张望曾经接触过投资人,结果发现谈不拢。因为投资人要求8-9个月进行下一轮融资,一年估值就要翻几倍。“我说我干不了。”张望说,行业不同,考工记的业务每年很稳定,有一些递增,然而厂房、设备、人员培养、技术积累、底层研发都需要投入才能慢慢增长,尤其基础研发不是今年投了钱,过几个月就交出研发成果,那是不可能的,需要很长时间。

“我们一开始做这个事情,就没有把个人发财当成一个创业目标,这也是我们这些年能吃的了苦、坚持得住一个重要原因。”张望说,企业走到现在,他更希望比较稳定的发展。“我就是希望把项目做好。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对于创业,张望觉得最重要的是三个“气”——有勇气、沉住气、接地气。有勇气,就如深圳的城市精神中所说“创新需要有承受失败的勇气”。沉住气,成功没那么容易,需要时间去打磨,需要经历无数次的失败。


双创风采录采访组

点击阅读“2018年双创人物风采录”专题报道

©2016 www.shuangchuang.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双创在线
本网站由北京燕清联合文化产业发展中心提供运营支持